<table id="44gu2"><div id="44gu2"></div></table>
<menu id="44gu2"><menu id="44gu2"></menu></menu>
  • <menu id="44gu2"></menu>
  • 網絡流行

    蟻族是什么意思?網絡用語蟻族是什么意思

    時間:2016/1/27 16:22:10   作者:   來源:   閱讀:524   評論:0

    “蟻族”,并不是一種昆蟲族群,而是“80后”一個鮮為人知的龐大群體——“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指的是畢業后無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而聚居在城鄉結合部的大學生。“蟻族”,是對“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的典型概括。他們是有如螞蟻般的“弱小強者”,他們是鮮為人知的龐大群體。同名圖書《蟻族》就是描述這一群體的讀物。

      蟻族的基本信息

      現在‘蟻族’這個詞要改版了,蟻族是指沒錢租房子,更沒錢買房子,而住集體宿舍的人群。跟螞蟻一樣幾千只幾萬只住在一起。蟻族是二手煙的最大受害者,在集體宿舍有一個人抽煙,會導致整個宿舍是煙霧籠罩。有一個人腳不洗,會導致整個宿舍臭氣沖天。所以蟻族的生活是苦不堪言。蟻族的數量是很龐大,而不是指小部分大學生。

      蟻族名稱的由來

      首先,螞蟻是一種爬行的微型昆蟲,有著群居的習慣和天性的挖洞本領,堅實的堤壩也能被螞蟻破壞,所以自古道千里之洪始于蟻患。對人類而言,螞蟻也是一種害蟲。螞蟻具有較高的智商。據相關研究表明,螞蟻有26萬個腦細胞,在所有的昆蟲中,是最聰明的物種。螞蟻的高智商能用來描繪該群體所具有的“高知”、“受過高等教育”等特點。其次,螞蟻屬群居動物,一個蟻穴里常常有成千上萬只螞蟻,這也與該群體在物理狀態下呈現出聚居生活的特征相吻合。此外,螞蟻很弱小,但若不給予其足夠的重視,螞蟻也會造成嚴重的災害(如蟻災),因此有人稱螞蟻為“弱小的強者”。螞蟻這些特點與該群體弱勢、低收入、不被人關注,易引發諸多社會問題等方面極為相似。

      此外,螞蟻還有許多容易被我們忽視的優點,而恰恰是這些優點,與該群體有著高度的相似性。比如螞蟻永不言棄的精神:如果我們試圖擋住一只螞蟻的去路,它會立刻尋找另一條路。要么翻過或鉆過障礙物,要么繞道而行。還比如螞蟻所具有的期待情懷:整個冬天螞蟻都憧憬著夏天。在嚴冬中,螞蟻們時刻提醒自己嚴寒就要過去了,溫暖舒適的日子很快就會到來。即便是少有的冬日暖陽也會吸引螞蟻們傾巢而出,在陽光下活動活動筋骨。一旦寒流襲來,它們立刻躲回溫暖的巢穴等待下一個艷陽天的召喚。此外還有螞蟻勤勤懇懇、全力以赴的工作態度等等。這些特點,都是“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的真實寫照。

      蟻族產生背景

      隨著中國社會城市化、人口結構轉變、勞動力市場轉型、高等教育體制改革等一系列結構性因素的變化,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選擇在大城市就業。再加上我國就業形勢變化、房價過高、大學生就業觀念滯后等原因,在大城市中逐漸出現一個特殊的群體——“蟻族”,即“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這個群體和螞蟻有許多相類似的特點:高智、弱小、群居。“蟻族”群體在全國已有上百萬規模。與現實生活中“蟻族”的龐大數量相比,在社會關注度上,“蟻族”卻是一個鮮為人知的群體。現在社會上經常出現以“農民工、下崗職工、農民”為主體的媒體報道和學術研究,而有關“蟻族”的學術研究和媒體報道則寥寥無幾。在外來流動人口成為新聞媒體和文學作品(特別是打工文學)關注的主題,同時也日益成為學術界的主流話語和焦點時,“蟻族”卻埋沒于“青年農民工”、“流動人口”、“校漂族”等字眼之下,他們既沒有被納入政府、社會組織的管理體制,也很少出現在學者、新聞記者的視野之中。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個被漠視和淡忘的群體,這是一個少有人關注和同情的群體。

      蟻族的定義

      “蟻族”,是對“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的典型概括,是繼三大弱勢群體(農民、農民工、下崗職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勢群體:受過高等教育,主要從事保險推銷、電子器材銷售、廣告營銷、餐飲服務等臨時性工作,有的甚至處于失業半失業狀態;平均月收入低于兩千元,絕大多數沒有“三險”和勞動合同;平均年齡集中在22—29歲之間,他們中有九成人是童年時曾被稱為家中“小太陽”“小皇帝”的“80后”;主要聚居于城鄉結合部或近郊農村,形成獨特的“聚居村”。他們是有如螞蟻般的“弱小強者”,他們是鮮為人知的龐大群體。

      依照廉思原書定義,“蟻族”是“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的代稱。從名稱可以看出,該群體具有三個典型特征:大學畢業,低收入,聚居。該群體是大學畢業生群體,即該群體成員均接受過高等教育。這就限定了群體的界限,即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青年農民工以及務農青年不屬于此群體的范圍之內。此外,根據課題組研究顯示:該群體年齡主要集中在22—29歲之間,以畢業5年內的大學生為主,“80后”占到調查總數的九成左右。也就是說,該群體以“80后”的大學畢業生為主,是一個“80后”高知群體。該群體是低收入群體,群體中大多數人從事簡單的技術類和服務類工作,以保險推銷、電子器材銷售、廣告營銷、餐飲服務為主。群體中甚至有的完全處于失業狀態,全靠家里接濟度日。根據課題組研究顯示,該群體月均收入為1956元,既大大低于城鎮職工平均工資,也低于大學畢業生畢業半年后的平均工資,因而可將其定位為低收入群體。因此,該群體是大學畢業生中月均收入2000元左右的低收入群體。該群體呈現出聚居的生活狀態。根據課題組研究顯示,該群體主要聚居于人均月租金377元,人均居住面積不足10平方米的城鄉結合部或近郊農村,已經形成了一個個聚居區域——“聚居村”。這一群體的人數到底有多少,沒有確切的統計數字。但據課題組研究表明,僅北京地區保守估計就有10萬以上。此外,上海、武漢、廣州、西安等大城市也都大規模存在這一群體。

      此外,學者韓晗在《京滬穗三城蟻族閱讀調查》(《中國圖書商報》,2010.5.22)中就“蟻族”這一概念從收入、學歷、所在區域與生存狀況等入手,作了較為詳細的定義,他認為,蟻族是指大學(特指專本科)畢業10年以內,個人來自于非直轄市或省會的貧困家庭,在最低工資標準高于800元(2008年國家統計局標準)的一線城市從事合同、聘用職業的低收入群體;除此之外,這一群體的個人收入普遍低于最低工資標準的3倍,且在其生活的城市無固定房產;從收入支出上看,他們收入的70%以上用于支付房租與承擔基本生活保障,“恩格爾系數”遠遠高于國內平均標準;從地域上看,該人群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與大連等直轄市與經濟發達地區,根據目前官方統計數據,全國各大城市的“蟻族”總人數約為300萬人。

      蟻族的分類

      學者廉思將這個群體定名為“蟻族”,并根據該群體所處地域的不同,分別冠之以京蟻(北京)、滬蟻(上海)、江蟻(武漢)、秦蟻(西安)、穗蟻(廣州)等稱呼。

      蟻族的生存現狀

      生活條件差、缺乏社會保障、思想情緒波動較大,挫折感、焦慮感等心理問題較為嚴重,且普遍不愿意與家人說明真實境況,與外界的交往主要靠互聯網并以此宣泄情緒。

      “蟻族”多從事保險推銷、電子器材銷售和餐飲服務等低層次、臨時性的工作,絕大多數沒有“三險”和勞動合同,有的甚至處于失業、半失業狀態,收入低且不穩定。

      “蟻族”聚居處社會問題

      與現實生活中“蟻族”的龐大數量相比,在社會關注度上,“蟻族”卻是一個極少為人所知的群體。現在社會上經常出現的是以“農民工、下崗職工、農民”為主題的媒體報道和學術研究,而有關“蟻族”的學術研究和媒體報道,都寥寥無幾。在外來流動人口成為新聞媒體和文學作品(特別是打工文學)關注的主題,同時也日益成為學術界的主流話語和焦點時,“蟻族”卻埋沒于“青年農民工”、“流動人口”、“校漂族”等字眼之下,他們既沒有納入政府、社會組織的管理體制,也很少出現在學者、新聞記者的視野之中。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個被漠視和淡忘的群體!這是一個少有人關注和同情的群體!

      “蟻族”在主流話語中的缺失,并不代表他們在現實生活中不重要!2010年,“蟻族”的主要聚居區——北京市唐家嶺村面臨拆遷。大約5萬唐家嶺租客不得不另覓他處。

      蟻族的睡眠問題 

      透視蟻族生存狀態:為求安靜,每晚睡覺戴耳塞在如今的網上,“蟻族”可以說是最震撼人心的一個詞,他們擁有名牌大學的高學歷,卻被社會定位是“高智商、低收入、群居的弱勢群體”。他們多出生于80后,從小生活在新中國的優越環境下,步入社會現實的逆境中,他們沒有被困難嚇倒,憑借自己的努力勤奮,不斷地努力學習,依然堅持自己的夢想,腳踏實地去打拼生活。

      安然畢業于國內一所知名的大學,大學畢業后跟隨畢業生招聘大軍孤身一人來到了北京,成為了北京這個大都市里新增的一名“蟻族”。她用隨身帶著的錢租了一間四人合租的學生公寓,便四處奔走各個招聘會場,為自己未來的生活尋一條出路。

      大學畢業生找到工作的機會還是很渺茫的,安然投遞出去的幾十份求職簡歷石沉大海,偶爾有幾個面試電話,卻又是工作前需要交押金的。在安然四面碰壁的時候,室友介紹安然去一家超市里做促銷員,每月工資1800元,雖然工作累些,但是畢竟生活有了保障,安然接受了這份工作。

      每天晚上安然都會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租的房子睡覺,房子處在城中村,每天夜里兩三點街上依然燈火通明,非常熱鬧。安然為了能讓自己有充足的睡眠,網上買了一副耳塞,睡覺前把耳塞戴到耳朵里,每晚也可以安靜的睡覺。安然也試過沒有戴耳塞睡覺,外面鬧市般的嘈雜讓人根本就不可能睡著。安然用第一個月的工資跟同室的姐妹們一人買了一副,在北京這個外地人群居的城市,擁有幾個能互相幫助的姐妹,心里是多么的溫暖。

      對于現在的工作,安然也有一肚子的苦水。盡管安然每件事都想做到最好,但由于大學剛畢業,各方面經驗很少,工作中顯得笨手笨腳,經常受到顧客的投訴。在老板眼里,安然就是員工中的“差等”,平時總對安然冷眼相待。“沒辦法,現在剛畢業的大學生有幾個能符合老板的要求的,慢慢來吧。”安然苦笑著,如果有機會安然想換一份輕松點的工作,哪怕工資少點,至少讓安然覺得有尊嚴。

      有專家說,80后的尷尬在于面臨一個欲望的世界,想有卻不能擁有的窘困。當然這幾乎是每一代年輕人的共同問題,“蟻族”表現在當代,則是一個城市化進程中的過渡犧牲品。他們在用自己的方式,書寫著窮困潦倒卻依然擁有激情的青春歷程,他們承擔著生活的苦與悲,在無處安放的青春歲月里堅韌頑強地成長,執著地完成自己的理想。

      蟻族的心理狀況

      “蟻族”的總體心理健康水平低于全國平均水平,消極完美主義特質明顯,大多數人對生活狀態不滿意,社會支持較低,社會政治控制力相對較高,且個體強烈地感受到一種心理層面的相對剝奪感。這與該群體目前面臨的較高的生存壓力,頻繁更換工作或找不到自己理想工作的現狀是密切相關的。尤其在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嚴峻的就業形勢及壓力,理想與現實的差距,沖擊著他們的內心。因此,應當對"蟻族"心理健康狀況給予高度重視。“蟻族”一方面對未來充滿期待,另一方面,對于現在的生存狀況如居住環境、經濟收入、社會福利等感到不滿意。

      “蟻族”為什么留在城市,而且規模呈不斷擴大的趨勢?據調查,“大城市的吸引力”是首要原因。許多“蟻族”來自農村和小城鎮,他們認為大城市可以提供更好的生活和發展空間,因此都留在城市工作,“寧要北京一張床,不要外地一套房”的想法很普遍。

      高校就業形勢日趨嚴峻也是“蟻族”的催生劑。自2003年我國首批擴招的大學生畢業以來,大學畢業生人數逐年增加,今年達到611萬人。當面向西部和基層就業激勵政策不夠完善時,高校眾多的大城市必然出現大學生滯留的現象。調查發現,“蟻族”年齡多數在22歲到29歲之間,都是近幾年畢業的大學生。

      蟻族的發展趨勢

      隨著中國社會城市化、人口結構轉變、勞動力市場轉型、高等教育體制改革等一系列結構性因素的變化,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選擇在大城市就業。再加上國際金融危機的到來,“蟻族”的數量在未來幾年內必將急劇增加。因此,盡管“蟻族”還沒有形成社會學意義上的“社會階層”,但日益顯現的“蟻族”現象應當引起社會的充分關注和重視。執著未來憧憬明天“蟻族”,一個孕育著希望的群體,他們受過高等教育,充滿智慧,不畏艱難,樂觀開朗,面對現實,敢于接受挑戰,懷揣夢想,有著質樸的信念,對未來充滿美好的期待,尤其相信通過奮斗實現自己的理想,絕少抱怨。他們知道,大學校門已走出,而社會的大門還沒有完全敞開,這是一個艱難的過渡,也是一個必然階段。不少“蟻族”表示,從表面看我們很苦,其實那是打拼的過程,人生的經歷本就包括艱難和辛酸,條件差正應該是艱苦奮斗的起點。

      目前,學者廉思撰寫的有關“蟻族”的研究報告得到了有關領導的高度重視,“蟻族”現象引起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北京市相關部門已經開始著手為該群體立法,并已經開始了初步的調研工作,“蟻族”困境有望得到較好的解決。

      北京最大蟻族聚居地唐家嶺改造,將建設公租房33個市級重點掛賬村整治改造規劃方案通過審查。最大“蟻族”聚集地唐家嶺將拆違法建筑,預留部分產業用地建公租房,租給外來人口。

      今年,北京將啟動包括海淀區唐家嶺村、豐臺區夏家胡同村等50個衛生環境臟亂、社會治安秩序較亂的市級掛賬整治督辦重點村改造工程,并限期完成整治。昨日,市規劃委透露,目前已經有33個市級重點掛賬村的整治改造規劃方案通過審查。

      根據最新的規劃方案,唐家嶺村將采用原址回遷的方式安置。

      掛賬村整治改造規劃方案將公示

      據介紹,這33個掛賬村包括朝陽區姚家園村、官莊村,大興區廡殿二村、廡殿三村,海淀區唐家嶺村、振興村、門頭村,豐臺區夏家胡同村、西局村等。

      網絡流行用語大全

    ·蛋疼

    標簽:是什么 意思 網絡 用語 

    CopyRight © 2012-2018 www.kadn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9027125號
    <table id="44gu2"><div id="44gu2"></div></table>
    <menu id="44gu2"><menu id="44gu2"></menu></menu>
  • <menu id="44gu2"></menu>
  • 宝都棋牌